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袁乃玉的教育博客 【交流使人清醒!】

——想明白才能做明白,做明白才会活明白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阶段反思】酒可以偶尔、适量喝一些!  

2010-03-02 06:48:17|  分类: 阶段反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——关于饮酒的反思(二)

     【袁乃玉 2010.3.2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看到这个标题,或许不少博友会想到,下面难免是一段“正确的废话”,因为“酒可以偶尔、适量喝一些”本身就是比较正确且不需要论证的观点。然而这一认识的产生,对于我来说,却是经历了一番痛苦的体悟。

一直发自内心地拒绝酒精,这一点在《反思自己的饮酒历程》【见附录】中早有表露。并且在走上教育局行政岗位后,随着应酬的增多,因饮酒产生的身心痛苦也逐渐增多,比如:由于坚持酒量的多少表达的是一种尊敬的程度,因此我虽然酒量很小,但通常总是先主动、满满地挨个敬上一圈。因此若遇到席上人员较多或者是有好客者,虽然后面我满脸通红地百般解释和推辞,酒还是免不了要多喝一些。回家后忍不住倒头就睡。最痛苦的是,第二天常常是凌晨三四点就会醒来,头脑清醒地在床上为自己在应酬中的率真不会推辞作弯而懊恼;为这种应酬伤身体、费时间而懊恼;为因应酬而没有坚持写博看书而懊恼。如此,辗转反侧不能再入眠,有时候感到燥热便掀开一些被子,还可能因此而感冒。早晨起来,看着镜中头发凌乱、面容憔悴的自己,想起身边就有不少因喝酒而伤了身体的同事朋友,潜意识中又加重了内心的焦虑感。

写这段文字时是清晨430,昨晚有一个应酬,所以在半个小时前我已经醒来,然而这次与以前不同的是,在短暂的辗转后我拿起了卡耐基《人性的优点》,读到了其中一段:很久以前的一天晚上,一个邻居来按我的门铃,让我们全家去种牛痘,预防天花。他是整个纽约市中几千名志愿去按门铃的人之一。许多被吓坏了的人,排好几个小时的队种牛痘。种牛痘站不仅设在所有的医院,还设在消防队、派出所和大的工厂里。大约有两千名医生和护士夜以继日地忙碌着为大家种牛痘。怎么会这么热闹呢?原来纽约市有8个人得了天花——其中两个人死了——800万的人口里死了两个人。   

  我在纽约已经住了37年了,可是至今还没有一个人来按我的门铃,警告我预防精神上的忧郁症——这种病,在过去37年里,所造成的损害,比天花至少要大一万倍。  

  从来没有人按门铃告诫我,目前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,每十个人中就会有一个人将精神崩溃,主要原因就是忧虑和感情冲突。所以我现在写这一章,就等于来按你的门铃警告你。

  得过诺贝尔医学奖的亚力西斯·柯瑞尔博士说:"不知道如何消除忧虑的商人命不长。"其实,何止是商人,家庭主妇、兽医和泥瓦匠也都是如此。  

 

几年前,我度假时,和圣塔菲铁路的医务处长郭伯尔博士谈到了忧虑对人的影响,他说:"找医生看病的病人中,有百分之七十,只要能够消除他们的恐惧和忧虑,病自然就会好起来。不要误会他们是自以为生了病,实际上,他们的病都像你有一颗蛀牙一样确实,有时甚至还要严重一百倍。如神经性消化不良、某些胃溃疡、心脏不舒服、失眠症、一些头痛症、以及某些麻痹症等。这些病都是真病。"郭伯尔博士说:"我说这些话是有根据的,因为我自己就得过12年的胃溃疡。恐惧使人忧虑,忧虑使人紧张、从而影响到人的胃部神经。使胃液由正常变为不正常,因而产生胃溃疡……

读到这里,我突然意识到,我现在最需要解决的:不是考虑如何去减少自己的应酬,而是要思考如何才能减少忧虑。否则,这种忧虑对于自己的伤害就有可能远大于饮酒本身。

     于是在:“意识决定态度,态度决定行动,行动决定命运”的点拨中。我决定换一种意识,再次反思自己的饮酒历程。我想对于自己现在的工作,拒绝应酬不是一种合理的选择。好在我一贯在酒席上不喜欢争抢好胜,所以本着真诚与谦虚,醉酒对我来说也不多见。并且如果用学习和欣赏的眼光,也常能发现酒席上还有不少的幽默和智慧。这里列举一二【为了防止有对号入座的不便,主人公用“某君”表示】:

     1、席间众人均笑A君“惧内”,A君坦言:我是怕老婆,好在这些年来通过摸索总结,我好歹得出了两点认识。其一,我告诉我的同事包括学生:与其被动、长久较量后惧内,不如主动、心甘情愿地惧内;其二,我告诉我的儿子:你也能看出我一直怕你妈妈的,但你可能没想到,那主要是为了给你营造一个安静无干扰的学习氛围,等你一旦考上了大学,你再看我的表现,那可能是相当“阳刚”的!并且,根据我的经验,你以后结婚,若不想惧内,那就要抓住开始的“习惯养成”阶段,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……众人皆笑!

     2B君说:一次和夫人在外地请客,大家喝得正带劲,夫人在电话中得知:,儿子由于招待同学喝多了酒,正在家吐得厉害。夫人当时就热泪盈眶,说孩子没有醉过酒,现在多了我们又不在身边照顾,他一个人该有多痛苦。B君怒骂道:妈的!我经常醉酒,不都是独自一人呕吐,也没见你掉一次眼泪(众人笑),接着他抓过电话,给儿子传授机宜。第一:作为男子汉,和同学在一起,并且其中也有女同学,醉酒是一种豪迈的表现,所以不要感到痛苦;第二:蜂蜜在冰箱里,挖两大勺,用开水冲服,解酒效果奇佳;第三:在十二点以前,将房间地板上的东西拖掉,第二天房间中气味不会太难闻。众人又笑,问后来呢?B君说:第二天回家发现,儿子情绪很好!儿子感觉蜂蜜的解酒效果很好!!房间的清新剂气味很好!!!众人又大笑!~~

3、酒喝到酣处,C君微醉,看到D君拿出金皖,说:你那烟不要散,抽我的软中华。D君不接,说:你的软中华肯定是假烟。D君将烟塞给E君说:你抽我的烟看看,怎么可能是假的!E君抽了一口,半天不语,C君急,追问。E君说:我不敢肯定这烟是假的,但可以肯定这烟一定不是真的!C君无语!众人沉默后大笑!!!

……!!!!!!

酒可以偶尔、适量喝一些,只要不因斗气而伤感情、不因过量而伤身体,就不需要忧虑和彷徨,因为适当的应酬本也是一种情感的交流和精神的休憩。以阳光、乐观的心态面对生活,或许就会感到:生活中本没有压力,想得多了,便有了压抑!

我不知道这种认识,是自身的一种放纵,还是一种心智成熟的表现???

 

 附录:反思自己的饮酒历程【原 2008年8月31日博文:http://yuannaiyu11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61701997200873125722607/

 

开始饮酒是在上大学之后,之前我们家是比较传统的,平时家中没人饮酒,即便来了客人,小孩子们也是没有上桌吃饭的资格,更谈不上喝酒了。

      到了大学后,同学之间老乡之间的应酬逐渐多了起来,年轻人在一起吃饭当然少不了酒,且随着一段时间的锻炼,感觉自己酒量见长,且我有一个特点,一般不喜欢和人“斗酒”,感觉喝的差不多了,就坚持不喝。这样,几年下来,基本上老乡中的男同志除我之外,都当场“见效”过。记得那时候老乡中有一位姓尹的同学,酒量挺大,在最后一次的老乡会中,他号召大家明确重点,务必要让我“下水”一次,以弥补三年来的缺憾!结果是经过百般推脱,最终严重晕晕乎乎地回到寝室,倒头便睡。侥幸没有“过小猪”(俗语,意为呕吐)。但我要求室友对外务比要发表我回来吐得一塌糊涂的消息,否则我以后还是在劫难逃。

         还有一次,老家中学的段校长到我们师专学习,我和中文系的小郭都是他的学生,三人聚到一起,一来一往二瓶白酒便被下了我们的肚子。这对于可是没有过的记录,特别是当时感觉从容,毫无醉意。心中便暗暗得意,心想以这个酒量,以后在一般场合只要不主动出击,只守不攻应该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  回到老家的中学,家乡的斗酒的风气十分盛行,一般一场酒下来,总得要看到一两个人有“状况"才肯罢休。虽然自己继续保持低调,从不与他人争强斗狠,但常在河边走,难免不湿脚,有时候虽然在场面上应付下来,但回到家中就难受得不得了,”过小猪“的遭遇隔三岔五也要来个一两次,但我那时虚荣的很,听到别人夸自己“小袁能喝,从没见他喝多过”的评价,心里还美滋滋的,自然把回家后的痛苦隐瞒不说。

      离开老家到合肥已有四五年了,刚过来时便决定给新同事们留下不胜酒力的印象,于是在三十八中的几年中,基本上在酒席上都低调并安全着。然而到了行知,行知学校的酒文化由来已久,再加上处在校级领导的位置上,一些场合不得不去应酬,遇到能言善劝者又推不掉面子,于是就一次次喝一次次后悔,........

       每每观察或亲临一番热烈的场面后,看到大家绕着舌讲话;眯着眼看人;天一半地一半地吹牛;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路。回到家中就有一种空虚和焦虑侵袭心头,我想这种场面对于我们年轻人而言,着实不太适宜,或许原计划中的每周一次的健身时间就被挤占;或许长期养成的阅读和写作的习惯就被冲淡。更可怕的是,或许会在观念上将原本以完善自我、不断进取赢得尊重,错位为靠喝酒吃肉、称兄道弟积蓄人气......

       将追求生活质量的提升作为重要目标,远离“酒精”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4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