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袁乃玉的教育博客 【交流使人清醒!】

——想明白才能做明白,做明白才会活明白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教学研究】 教育到底能做些什么?  

2011-12-04 12:06:15|  分类: 教学研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山东省临沂西郊实验学校  王维审

 

引用前言:这短短的一篇千字小文,引发了许多教育同仁深刻的思考,不知能否也能让您有所触动?原载:《人民教育》2011.19

 

那天中午带儿子去理发,一个漂亮的姑娘突然向我发问:“老师,还认得我吗?

    “你是……”我可能遇到了以前的学生了,或许是某一届我只教了一年的学生吧,我看着只是有点眼熟,却已经记不起她的名字了。

      “给您一个提示,2002年的那届,跑得特别快的那个,您还给我颁过奖呢。”她充满期待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  2000年到2008年一直带初三毕业班,一届又一届的学生匆匆来又匆匆去,存留在记忆里的身影总是重叠来重叠去,均已不太清晰了。幸好,突发的灵感使一个名字跳了出来:“张惠雅?!

      她十分兴奋:“是的,是的,谢谢您还记得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  在儿子剪头发的当儿,她和我聊起了上学的时光:被作业搅得要疯掉的夜晚;因数学不及格而被父母责骂;一分一分计较名次的家长会;别人拿到重点高中录取通知书时自己的羡慕……她也和我聊起了毕业后的生活:艰难的打工环境;摆地摊的日日夜夜……最终她谈到了现在:她开得挺红火的时装店;她新买的汽车和房子……总之,生活得还很幸福。我们还谈到了她的同学:某某考上了大学却找不到工作,某某工作后又下了岗,某某已经是国家公务员了,某某在市直学校做教师……

     最后,她半似总结地说:“其实呀,像我们这样的人上学是没有用的,我们那届也就那么几个人靠上学找了个饭碗,绝大多数还是要到社会上去学的。您看学了那么多的函数我一点儿也没有用上,最多也就是加减乘除;背了那么多的文言文也都忘了,就记了个之乎者也,在社会上闯荡,靠的还是自己的努力。”

     这段话让我的心凉了一截,最新版的“读书无用论”!可我又无法辩驳她说的这些亲历事实。不过,作为一名教师,我还想极力地维护一下教育的尊严:“是啊,可能很多知识暂时是没有用的,但可能会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你,这些年的教育真的没有给你留下什么吗?

     “要说有的话,也不是知识。一直记得在学校秋季运动会上200比赛我跑了个冠军,您给我颁发奖牌时对我说的话:‘什么时候也别忘了你冲刺时高高昂起的头,只要抬起头来,没有什么是不能征服的。’也就是这句话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强者,当我在摆地摊的时候,当我找不到路的时候,我就会想起这句话,我也一直保留着您给我拍的那张冲刺终点线的照片,是它给了我自信。”

     这些话我似乎还有些印象,但这一刻我已经无心再争这份“功”了,我们的教育消耗了这个女孩那么多年的青春年华,却只留给了她一句有用的话,教育,对这个女孩来讲能算是成功的吗?

      教育能给孩子们什么——这样一个大问题萦绕在我的脑中。

      沉重而无奈的教育现实,让我们不得不将教育的意义狭隘到了分数的地步,把教育的功能窄化成了谋生的敲门砖。在很多人的眼里,如果教育未能给学生一官半职,未能为孩子带来待遇丰厚的工作,那么教育就是无效的、失败的。这显然是不对的,教育学家怀特海曾经说过:“当一个人把所学的东西都忘记了以后,剩下的就是教育教给你的东西。”而今天我们的教育除去那些课堂上学习的内容外,剩下的真的不多,教育的功利思想让我们忽略了教育的真实功能:我认为,教育无非就是使人生活得更自信、更快乐、更文明、更美好、更幸福,而教育能够给予我们的也就是自信、自尊、自强。

     我想,作为个体的一名教师,如果没有能力改变教育大现实,那就尽可能地在教育中多添加些这样的内容吧,让我们的孩子更自信些,更自尊些,更自强些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8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