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袁乃玉的教育博客 【交流使人清醒!】

——想明白才能做明白,做明白才会活明白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精品赏析】谢云:我的后宫 我的佳丽  

2014-11-05 22:07:47|  分类: 德育+美育+体育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是个比喻:后宫是我的书房,佳丽是我的藏书。任何比喻都是蹩脚的,但这个,被我想象出来后,一直觉得有意思。

想象自己在书店里行走,像极了当年的皇帝老倌,在“秀女”队伍里穿梭。书店里的书,各种各样,像待选的秀女,环肥燕瘦,极尽妍媸。百人百味,读书或选美,也都会有各不相同的兴趣爱好。我所看、所选的,必是自己所爱;不爱的,或不对口味的,再好,也难入法眼。而那挑选的过程,苛刻的程度,丝毫不亚于皇帝“选秀”,至少包括:血缘(作者)、身段(品相)、气质(装帧)、韵味(感觉)。弱水三千,我只取一瓢饮。读书人说这话,既有专一持恒的表白,也有囊中羞涩的无力。

不知别人情况,在我,高中时,便常跷课,到县城图书馆“偷欢”。进大学后,更是常常勒紧腰带,挤出有限的饭菜票,亲到书店“选秀”,真正“为伊消得人憔悴”。大学寝室狭窄,除在床下纸箱里委屈的外,更在狭窄的单人铁架床上,靠墙那边,齐整整候着几列佳丽。夜深人静,在室友的鼾声里,秉烛夜读,感觉极像那句歌词:“东边我的美人呐西边黄河流……”也曾多次奢想,工作了,成家了,别的都可不要,但一定要有自己的书房。

但是,书这东西,好像专与富贵为敌,而与穷愁联手。张爱玲好像说过:书即是“输”的谐音。早些年,听同事讲“麻战”结果,也总说:“手臭,孔夫子搬家——尽是书(输)!”工作后一直教书,那卑微的书房梦,一做多年,仍是梦。直到前两年狠心买房,才以十年房奴为代价,勉强有了书们的独立王国。那些“美人”,也终于有了自己的场馆别院。而且,积年累月的结果,居然有书三千,正如皇帝老倌的后宫,佳丽如云—搬家后,各归其列地整理完毕后,再点检一番,不免有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”的自豪感。

老家人说:拈到碗里的都是菜。显然,买回家的都是书。拈到碗里的菜,并非都能吃下,买回家的书,也不可能依次尽读。这就好比,皇帝老儿再精力无穷,也难以将后宫众芳,一一历览。总有吃不下的,总有读不完的,也总有照看不过来的。生有涯,菜无涯,书无涯,美人更无涯,以有涯求无涯,按庄子的说法:“殆矣”。有时听说不错,买来一看,不过如此;有时乍一看,将就,细品读,是“看走了眼”。但书已出店,再好再坏,也只有自己承担和忍受。这又仿佛那些被选中的秀女:一入宫门,便为御用,岂有再回民间之理?读书人的占有欲,固然不如皇帝,其心、其情、其理,却是一致的。那些“美人”,一旦被读书人“纳入毂中”,即使不能一一临幸,养着,留着,收着,藏着,时不时在书房里巡视一番,抚摸几下,或翻看几眼,也是蛮舒爽的。

白天要上班,“佳丽”只好各自在书架上,打发寂寞时光。下班回家,在夜色里,在清灯下,读书人总是要读书的。有时出于急需,可能直奔主题;更多时候,则无事找事,要先在书房、复到卧室,厮磨良久,以打发时光的。在书架前漫不经心地游移,打量:抽出一本,翻翻,插进去,再抽出……那过程,每每让人想起后宫里每晚的“翻牌”。不过,读书人不需太监远程协助,都是自己亲眼钦点:看中了,确认了,直接拿下,径直带进卧室,拥被上床。

能被带进卧室上床的,才是将被宠幸的。一两本,或三四本,某种意义上说,都是当夜的幸运儿。毕竟,后宫佳丽三千,“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”;架上的书,总会有为数不少的失意者,在最初的邂逅和柔情后,除开整理书架,便很难再得到主人的亲近和爱抚。这与书的新旧无关,最多与某一时段的心境、情趣和口味有关。实在说,绝大多数读书人,都不是喜新厌旧者,而是“喜新不厌旧”。

书非借不能读也,袁枚这话,很有道理。自己书房的,再美再好,也是自家媳妇,煮熟了的鸭子,迟早都在的,犯不着那么“猴急”。此其一。其二,自家屋里的,朝夕相处,耳鬓厮磨,总不免“审美疲劳”。而借来的书,便仿佛艳遇,或者情人,陌生,新鲜,而且多半,是心仪已久的,或一见倾心的,更让人有激情。所以更愿意逮住机会,先睹而后快。

鲁迅诗云:城头变幻大王旗。和平年代,小王都没有了,大王自然更不可能有。每个夜晚,在读书人床头变换的,便是那一本本书—或厚或薄,或妍或媸,或丰满或单薄,或笨重或娇俏,或温馨香艳,或磅礴壮观。如卢照邻所云“寂寂寥寥扬子居,岁岁年年一床书”。不过,人的命运,正如书的命运;或者说,书的命运,亦如人的命运:有的,可能只是片刻欢情,一夕温存,即魂断枕侧,很快被再次打入冷宫;有的,则可能连续多夜被宠幸,废寝忘食,甚至通宵达旦。

好书如美人。最好的,应该是连续被宠幸后,还能让人茶饭不思,念念不忘,或一段时间后,还能让人不断想起,渴望能够再次、多次鸳梦重温,心神交会。这样的书,是有魅力的,让人看了还想看,读了还想读,甚至相伴终生。就像被挚爱的那一个,因为曾经挚爱,隔再远的时空,也能让人魂牵梦萦:只要想起,便有柔情在,便有激情涌。即使最终错失,或风流云散,也还能被对方挂牵、系念、回味—这样的人,或这样的书,是幸运的,更是幸福的。

可惜,在这个资讯发达的时代,书越来越多,好书,却越来越少。就好比,街头上的美人越来越多,但真正的美人,却越来越少——多的,是人造美女和盗版美女。书店里,也多是注水猪肉一般,粗制滥造,让人难以卒读的伪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